• 首頁 > 今日快訊 > 新聞 > 正文

    常仰高山憶焦政

    2022-09-01 07:07:00

       小編說說  今天是自貢建市83周年,在這個特別的時間點,本公號推送此文,以表達我們對為這座城市的發展建設作出卓越貢獻的前輩們的敬意。


       焦政的名字,對于今天的多數自貢人來說已有些陌生,但五十歲以上的人中,多半都至少聽說過他的名字。曾幾何時,焦政——焦副市長的大名,在鹽都大地上卻是那樣響亮,家喻戶曉,廣受尊崇!因長期擔任市委常委、副市長,在市政府排序第二位,所以當時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親切地叫他“焦二爺”。


       1949年12月,他作為西南服務團的一名指揮員前往接管自貢政權,并從此把根扎在了這方產鹽出龍的咸土地。他以自己半個多世紀的不懈奮斗與努力實踐,為自貢的城市經濟社會文化建設不遺余力,功勛卓著。盡管他離開我們已經14年了,但只要談到曾經榮光的自貢,又總會從中梳理出對他的一分感動,一分敬仰,一分緬懷,一分雋永的記憶!


    ——題記


    1948年3月攝于哈爾濱,時任東北局警衛團政治處主任的焦政。


       人物簡介:


       焦政(1919—2007),四川廣元人,1934年2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8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以及解放初期的征糧剿匪工作。革命戰爭年代,歷任紅四方面軍91師771團通訊員,八路軍129師771團班長、排長、指導員,東北局警衛團教導員、政治處主任,西南服務團第二團川南支隊(轄7個大隊)第七大隊參謀長。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49年至1956年,歷任自貢市第三區及貢井區區長、市民政局局長、市法院院長、市人民委員會秘書長;1956年6月至1967年12月,任自貢市人民委員會副市長(黨組副書記、書記);中共自貢市委第一、第二、第三屆委員會常委;1973年1月至1978年8月,任自貢市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兼市基本建設委員會主任;其間,1969年10月至1982年6月,兼任市人防辦主任,主管市人防工程工作;1980年至1986年任自貢市第八、九、十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兼城鄉建設工作委員會主任;1986年4月離休,享受副部級待遇。2007年9月1日,病逝于自貢市第四人民醫院,享年88歲。


    投身革命淬煉成鋼


       1919年, 焦政在四川廣元的三堆壩七里鄉一戶農家出生。8歲時,母親去世,父親病弱,年幼的焦政去了地主家當雇工。他渴望讀書,常常在放牛、砍柴、割豬草的間隙,守望在焦家院后面那古廟中的私塾前一次次徘徊。15歲那年,焦政參加紅軍,成為一名“紅小鬼”。


       1935年2月下旬,紅四方面軍撤離川陜根據地,西進途中,一枚炮彈襲來,連長飛身將他按倒而受傷犧牲。眼見連長為救自己而犧牲,焦政非常痛心難過。他和戰友們同仇敵愾,堅守陣地五天五夜,打得敵人尸橫遍野。爬雪山、過草地時,焦政險些掉進大雪坑,幸虧被連長即時拉住,才撿回一條命。


        “西安事變”后,焦政被編入八路軍129師771團擔任班長,東渡黃河開赴華北抗日前線。在著名的響堂鋪伏擊戰中,焦政所在的2營4連處于主攻部隊的最前沿。這次戰役,3小時內殲滅日軍400余人,擊毀汽車180余輛,繳獲大批軍用物資。焦政所在班更是個個英勇,無一傷亡,受到表揚。


    1949年12月進軍西南途中攝于武漢。


       17歲時,焦政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他所在的771團擴編為129師青年縱隊,到河北省冀南的巨鹿縣一帶,挺進敵后開辟新的抗日根據地。在巨鹿縣反掃蕩戰中,焦政率領的4班首先摸進這個日偽軍盤踞的大院,向院內敵人猛烈射擊,當即打死20多名日偽軍。最終,敵人被設伏的八路軍全殲。


       巨鹿縣反掃蕩戰后,焦政升任排長。在一次夜戰中,一枚炸彈落在焦政身邊爆炸,彈片打掉了他的門牙,另一彈片正好打在他胸前子彈袋的一排子彈上,炮彈爆炸掀起的泥土把他埋了很厚一層……到天亮他才發現那塊彈片仍嵌在自己胸前的子彈袋中,也幸虧這一排子彈“防彈衣”的護佑,他撿回一條命,但耳朵卻震壞了,落下了終身殘疾。


       1940年3月,焦政到太行抗大一分校學習。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跨進校門,系統學習相關知識技能。向往讀書的他,戎馬多年后,終于等來了靜坐下來學習的機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喜極而泣。入校后,他像一頭饑渴的牛兒,扎進了課本中,手不釋卷,在《中國歷史簡明教程》《基礎戰術》《抗大動態》中遨游,眼界大開。1943年,他再次到抗大第七分校學習。隨后前往東北任東北局警衛營教導員、警衛團政治處主任。


       1949年12月,自貢市和平解放,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第二團川南支隊七大隊參謀長的焦政來到鹽都自貢,在第二故鄉開啟了人生的下半場,這一待就是58年。


    1949年春節,焦政與妻子徐祖華的結婚紀念照。


    鹽都重建嘔心瀝血


       自貢和平解放后,緊張的接管工作和征糧剿匪戰斗是新生政權面臨的兩大中心任務。


       焦政受命接管第三區(1950年2月區劃調整,四區并入三區,三區改稱二區,1953年改稱貢井區)并任區長后,召開區內商業緊急會議,對區內幾家豬、牛、羊肉市場派專人嚴加管制;及時制止將大鹽商拉去游街示眾的錯誤行為……通過一系列正確有效的接管措施,第三區形勢很快得到穩定,民眾的精神面貌有了明顯的變化。


    1950年5月受命去富順剿匪,臨行前與第二區的戰友們合影留念(圖中間者為焦政)。


       平穩接管后,剿匪的嚴峻形勢向新生政權提出了挑戰。在塘邊,土改工作隊剛到不久,3名隊員就被土匪公然殺害。富順、宜賓一帶的土匪參謀長王玉炎還專門讓人給焦政帶信:“歡迎焦司令與我們打交道!备豁樋h境內一支人數眾多的土匪匪首當過國民黨軍隊的連長,為人十分狡猾,我方人員雖多次偵查到他的落腳點,但前往圍剿時均撲空。


       面對土匪的瘋狂挑釁,焦政派出武裝工作隊到當地,廣泛發動群眾組成民兵設哨設卡,多次率部隊直搗匪巢,最終一一擊破各路土匪團伙,匪首全部被押解歸案,執行槍決,很快平定了局勢。


       1950年9月,焦政離開貢井,接任自貢市人民法院代院長、院長。1954年10月至1956年6月,任自貢市人民政府秘書長兼政治法律辦公室(政法委前身)主任。這一時期,他為自貢市公(安)、檢(察)、法(院)、民(政)的隊伍與制度建設做了大量工作。


       1956年6月,四川省人民委員會任命焦政為自貢市人民委員會副市長,由此開啟了他盡展才能、獻身鹽都城市經濟社會文化建設最為忙碌而又勁頭強勁的“黃金十年”。不論是“建設化工城”,還是濱江路等主城區的道路改造,火井沱、麻柳灣水廠的興建,公共汽車公司、消防隊的設立,沙灣、檀木林招待所及自貢旅館的創建,自貢市鹽業歷史博物館的創立和館址確定,以及川劇團、京劇團、雜技團、曲藝隊的創辦和演出場地的建設等,無不凝聚著他的極大心血和深情付出。


    1986年4月,與專程視察恐龍博物館的老領導、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科學院院長方毅等合影。


       自貢“大三絕”之一的燈會當初的恢復興辦,也是與焦政的熱情倡導與強力督辦分不開的。1954年,他在北京政法干校學習時,參加了五一盛典。晚間,京城的天空禮花綻放,絢麗多姿,群眾歡騰,目不暇接。拿什么奉獻給幾十萬辛勞的鹽工?讓他們也高興高興?焦政當時就有觸動和思索。1963年底,焦政擔任燈會領導小組負責人,親點“能工巧匠”余曼白任總設計師。1964年春節,由市政府主辦的首屆自貢燈會開幕,鹽工、市民歡天喜地逛燈會。


    雙手捧出樣板工程


       1969年底,焦政剛從殘酷迫害中“解放”出來,馬上投入備戰的人防工程。當時人防工作沒有規劃方案,更無資金支持。他組織規劃,到成都軍區爭取經費,匍匐舊洞搞調查,挑選技術人員做設計,發動機關義務勞動還同工人一道挑沙抬水泥,既當指揮,又是戰士。經過艱苦卓絕的奮斗,在市區形成了貫通三山五路54個單位的地下長城。


       1975年4月20日,省人民防空工程建設經驗交流現場會在自貢召開。1978年10月21日,自貢市被全國人民防空領導小組授予“全國人民防空戰備建設先進城市”,成為全國學習的一個標桿。


    1958年在建設工地參加勞動(左一為焦政)。


       鴻化廠是1958年大躍進自貢為實現城市轉型,“奔向化工城”而興建的重大項目,是化工部重點關注的純堿企業,在全國化工布局中具有重要地位。其純堿生產最初采用氨堿法工藝,污染甚巨;げ颗鷾矢慕榄h保的聯堿法工藝,配套新建合成氨工程,消除生產,提高生產效率,徹底改變西南地區合成氨聯堿生產格局。但合成氨工藝高溫達1000℃,壓力達320公斤,自貢從無,省內罕見,對技術、設備、人員要求極高。由于時處特殊年代,工程建建停停,一拖就是8年。市里先后派了幾批工作組進駐都未見起色。1973年初夏,焦政再次披掛上陣,前往鴻化廠“蹲點”。


       到廠后,他即召開大會宣布恢復基建生產指揮部,由他任指揮長。隨即同另外幾位工程指揮部成員深入到工人中間了解情況,得知工人群眾存在許多實際問題,他隨即責成采取措施,首先從食堂抓起,改善伙食條件,提高伙食質量,同時準予發給獎金和加班費,但市里下去的干部和領導誰也不準拿一分錢,吃飯也一律自己掏錢。1973年正是極左思潮泛濫、批判“物質刺激”“金錢掛帥”如火如荼的年代。焦政頂住壓力,簽字發放獎金和加班費。


       為確保工程順利推進,他專程到市商業局及榮縣、富順,找有關部門領導解決工程職工生活所需豬肉等食品,到市建行協調資金使用。遇到工程經費不足和關鍵物資(如高強度焊絲、專用電機等)無著落,也是他親自帶人上北京找化工部、冶金部和北京市領導,而得以一一解決的。


       對廠里存在已久的“派性”問題,他態度鮮明,嚴厲整治,還在市委支持下,把派性鬧得兇的幾個造反派都送去了市里專門組織的“學習班”。


       正是由于采取了多種得力有效的措施,切實調動起了工人的積極性,合成氨工程這一硬骨頭才很快被啃下,鴻化迅速成為當時全國四大堿廠之一。焦政在緊要時刻,為后來的“西南化工一柱”打下轉折性關鍵基礎。


       1978年,他還接著連續主持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張化廠、大安鹽廠兩套10萬噸真空制鹽工程。自貢鹽業生產技術升級革新的重點工程如期建成,備受關注。


    龍宮崛起再建功勛


       今天的自貢恐龍博物館,早已是名滿天下,享譽中外。它從無到有、高起點高水準,沖出國門走向世界,與焦政的辛勤付出,無私奉獻密不可分。


       1982年12月28日,國家計委根據國務院指示,復函四川省人民政府,同意修建自貢恐龍博物館,并補助建設投資200萬元。隨即,1983年3月25日,自貢市委發出《關于成立四川省自貢恐龍博物館籌建領導小組的通知》,任命焦政為組長,掛帥主持這項填補國家空白的“國字號”重點工程。從接受任命那天起,年過6旬,身體有恙,剛從療養院出來的焦政,便將此工程視作黨和人民對自己的看重和信任,下定決心要交出一份無愧于歷史與時代的優秀答卷、滿意工程。


    1985年與老戰友、四川省軍區副司令員賀格非在自貢大山鋪參觀“自貢恐龍臨時展覽”(圖右為焦政)。


       為使“東方第一龍宮”有一個與之地位相匹配的建筑設計方案,他毅然決定舍棄原有設計方案,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恐龍博物館建設方案的設計競賽。短短兩個月,就征集到18個參賽單位、107位設計師創作的71個設計方案。最終選出的“第一名”被確定為建設方案,并榮獲1983年度中國建筑總公司優秀設計項目一等獎。


       施工階段他一直堅守在第一線,嚴把質量關,遇有問題及時協調解決,常常晚上10多11點還在工地現場。他注重工程質量、進度,更關心廣大干部職工。為讓大家吃好,他還專門從沙灣飯店調來“出國廚師”到伙食團掌廚,并購進烘箱為大家烤制面包、蛋糕等改善伙食。他心系人才,尊重人才,從籌建始便撒下“大網”廣攬國內與地質、生物、文博,以及美術、園藝、照相、水電等方面人才,并為盡可能為他們提供、解決兩地分居、農轉非、住房、子女就業等方方面面的具體困難。


    1986年主持自貢市第十屆人代會。


       籌建恐龍博物館的那兩三年,他幾乎放棄了所有的休息日,即便大年三十也是在工地度過的,或與外來支援工作的工程、技術人員一起過年。


       工程中出現經費不足、個別建材供應困難時,他又不辭辛勞,上北京、去上海、到重慶、趕成都,通過自己的老首長、老戰友、老部下等,找到國家相關部門,都一一圓滿解決。


       對恐龍化石的發掘、保護工作他同樣重視。但凡有新的化石發現,他都第一時間會同專業人員趕赴現場,落實布置好發掘、保護和安全、運輸工作。他還通過各種途徑為博物館的綠化美化,移植了大量珍貴的鐵樹、銀杏、桫欏等恐龍時代的特色植物,并要來學植物、園藝栽培的大學生細心管理。


    1987年與開國上將張愛萍(圖右)、時任自貢市委書記刁金祥(圖左)在一起。


       恐龍館的籌建是一邊搞建筑工程施工,一邊又在抓館內陳列設計,兩項工作同步開展。不光建筑施工中應用了不少新技術、新工藝,其陳列設計、化石俢復裝架及布展工作,更是凝聚了當時全國文博、古生物與自然科學界精英的共同勞動、集體智慧,也成為躋身全國“十大精品陳列”的“精品展”。


       自貢恐龍博物館從1984年4月基礎工程破土動工后,僅用1年半時間就完成了主體(館)工程施工任務, 1986年春節進行了試展。1989年12月30日,經全國優秀工程勘察設計評選委員會終評審定,自貢恐龍博物館與北京圖書館新館兩項工程,被授予“全國建筑金質獎”。之后,它又摘取了“新中國成立五十周年四川十大建筑”和“1900—2000中華百年建筑經典”的桂冠。自貢恐龍博物館工程成為優質、高效、節約的典范。


    1996年10月,與前來看望的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張全景在一起。


       1986年,焦政離休了。在恐龍博物館工程大功告成前夕,他已開始著手部署其近、中、遠期的規劃設計,積極爭取到了配套化石庫房的立項和經費劃撥。


       即便到了他生命最后的時刻,他仍希望再到恐龍館走一走看一看。他向組織提出身后將一部分骨灰埋在恐龍館的請求,得到批準。他逝世后,長眠于親手移植回來的千年銀杏樹下,與生前的封筆巨作恐龍館永久相伴……


    生命不止,學習不休。焦政晚年仍關心國家大事,每天堅持看報看電視新聞,養成了做剪報、寫筆記的習慣。


    兩袖清風廉政楷模


       焦政在自貢市的干群眾中享有很高威望。他一身正氣,清正廉明,剛直不阿,做人做事有主見有魄力有擔當。然而對親屬子女,他卻相當嚴格,從不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那一套,為此得罪了許多至親好友。他的4個子女不但沒有享受過什么特權和照顧,還不能在他分管過的行業系統內工作、任職。最終,他的子女沒有一個進機關當公務員。


    1996年在自貢市第八中學給師生講述紅軍長征的故事。


       平常,他接人待物,從不收禮,親友探訪,會客擺談,總是清茶一杯。他生活簡樸,家里沒有高檔家具,更無奢侈用品。他喜歡自己買菜做飯,一日三餐幾乎都離不開他自己烙的薄面餅,再有就是一兩個素菜。他不抽煙不喝酒,也很少做新衣服,但卻總是保持了衣著整潔、精神十足的軍人本色。


    與自貢市少兒雜技班的小學員合影。


       1999年底,滿世界都忙著世紀總結。1999年12月25日,《自貢日報》頭版顯要位置刊出《二十世紀自貢十件大事》,至少三件與焦政密切相關——自貢市鹽業歷史博物館、自貢恐龍博物館的興建,新中國自貢燈會的興起。而這,正是自貢這座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之所以成立,而依托的“大三絕”。


       綠葉不言,心系天地。根扎熱土,造福一方。焦政的生命,三分之二奉獻給了第二故鄉,和這片他傾注了無數心血的土地交織在一起。他的精神,深深影響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鹽都建設者們繼往開來,奮斗不息!


    2022年7月31日,焦政夫人、四野老戰士徐祖華與兒子于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


    文章原創:曾上游-江湖人稱張彩燈